页面载入中...

【两个学霸边h边做题】5岁写诗20岁诗歌集出版,她解答了家长对孩子写作的所有困惑 - 第4页

admin 4444kk直接访问 2020-05-21 38 0

  据悉,“亚洲创意产业及文化贸易论坛” 由Camellia山茶汇文化商务中心(新加坡)、留筠馆、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中国国家文化贸易学术研究平台、新加坡管理大学联合主办,并得到华侨城云文(北京)影业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厦门航空新加坡办事处、宋庆龄基金会丝路文化保护基金、激成集团、新加坡河景喜来登福朋酒店、微想智森科技有限公司、上海聚灵传媒有限公司、中国东方航空新加坡营业部、新加坡中国文化中心、世界未来基金、中国人像摄影学会、云南驻新加坡商务代表处、云南艺术学院等单位支持,知名专家学者、企业家以及中新政府官员等近200多人参与。

  “跨文化商务交流”新思路

  写作《深入北方的小路》接近尾声时,理查德·弗兰纳根决定亲自去趟日本。当他站在这片曾给父辈带去苦痛记忆的国土,却发现日本人“友好、善意、慷慨”,这令他感到“不可思议的悲伤”。东京郊区,一间出租车公司的办公室里,他见到了当年父亲所在战俘营中的韩国守卫,书中“巨蜥”崔胜民的原型。战后,“巨蜥”因战争罪行被判处死刑,后获减刑,并在1956年针对战犯的大赦中被释放,回日本注册了这家公司。这位93岁的老人透过浑浊的眼睛告诉弗兰纳根,他不记得了。

  “请你扇我三个耳光。”弗兰纳根从沙发上站起来。在日军战俘营,扇耳光是战俘受到的日常体罚方式之一。“巨蜥”难以置信地盯了他两秒,然后缓慢起身,扭过上半身,带动肩膀、手肘、手臂,扇在弗兰纳根脸上。一,二,三。“他本人或许真的不记得了,但他的身体记得。”弗兰纳根回忆说,被扇到第三巴掌时,整个房间的物件从墙上倾倒下来,周遭闪着诡异的光,有那么几秒钟,他似乎失去了意识,“好像东京发生了里氏7.8级大地震”。他望着老人,老人茫然望向他,“我走了那么远的路,只为了亲自体会战争的邪恶,但邪恶和残暴不在那里,不在我俩之间”。

  日本之行使弗兰纳根明白:“我写这本书并不是为了评判任何人,因为我不想让它成为反驳别人的武器,事情发生了,已经在那里了,你必须了解为什么人们会这么做。而如果你指责、做道德批判,就相当于是接续了这种邪恶,将它传递给更多的人。这是更大的灾难。”

‹‹  1  2  3  4››  显示全文
admin
【两个学霸边h边做题】5岁写诗20岁诗歌集出版,她解答了家长对孩子写作的所有困惑 - 第4页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