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英国作家麦克尤恩的八日中国行

admin 第一次全过程和感觉 2020-04-06 128 0

  2:远去的佛道儒(目连戏的必然消亡+因佛教而形成的村镇如何消失)

  3:国保依旧难逃厄运(水库泄洪未通知下游拥有49处国保单位村落,导致重要国保单位受灾,至今仍留有痕迹)

  4:倒退的乡村规划(西递、宏村公园化改造)

  5:必然瓦解的宗族制与尚存的经典宗祠(两座宗祠案例说明保护宗祠的重要性)

  从俄国内各方的反应来看,“修宪”最主要的工作目的,是带来俄罗斯国内权力分配体系的重大微调,议会的权力地位将有所加强,主要体现在对政府总理及部长人选的提名责任上。但同时也要指出,正如普京在国情咨文中所强调的,未来俄罗斯仍将是总统制国家,从中期前景来看,俄罗斯不会变成议会制国家。而且,从俄罗斯的长历史角度看,议会制并不是符合俄罗斯强国利益的道路,俄罗斯政治精英也深知这一点。

  对于普京的“修宪”提议,乌克兰方面则尤其关注修宪建议的第一条内容,即保证在俄国内的法律体系中,俄罗斯宪法地位高于国际法。对此,乌克兰前外长在社交平台发声,担心俄罗斯将不会遵守已达成或将达成的国际协议。此外,乌克兰方面对俄罗斯修宪工作的另一个解读是,普京始终会留在俄罗斯决策体系中心。

  对于2024年(编注:普京本届总统任期到此年为止)的国家权力交接问题,已经有俄媒在援引接近总统办公厅的消息源称,领导执政党,议会,国家安全会议,都是普京继续发挥政治掌控力的可能的路径选择。普京提议新设国家安全会议副主席一职并邀请梅德韦杰夫担任该职,可以佐证俄媒的此种论点。如此情境会让人们联想起哈萨克斯坦首任总统纳扎尔巴耶夫辞职前的安排——以立法的形式(《安全会议法》)确立了首任总统通过国家安全会议继续影响国家重大议程的机制。尽管目前俄罗斯的版本与哈萨克斯坦有差异,但无疑都是围绕“后普京/纳扎尔巴耶夫时代”国家权力的分配问题。

  当前,在国内和国际两个层面,俄罗斯都面临复杂交织的正面和负面问题,对于经历过上世纪90年代国家动荡的俄罗斯政治精英来说,避免因权力交接而让国家重新陷入内忧外患的政治泥潭,符合其最大的国家利益。

‹‹  123  4    ››  显示全文
admin
英国作家麦克尤恩的八日中国行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