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办大案严惩犯罪反腐败 北京高院工作报告7大看点

admin 小说网站 2020-01-16 181 0

  中日战略对话最初始于2005年5月,时任外长李肇星会见了来华参加战略对话的日本时任外务事务次官谷内正太郎。两国在之后数年间先后举行了十三轮战略对话,但由于钓鱼岛问题,2012年6月的对话之后这一机制暂时搁置,直到去年才重新开启。

  不过,自去年8月对话之后,中日关系也又面临了许多新的变化。从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成员国结束全部文本谈判及实质上所有市场准入谈判,到朝鲜半岛局势的影响,这些势必都将成为此次新一轮中日战略对话中的涉及内容。

  蔡亮指出,中日之间应区分矛盾主次,展开合作无疑符合两国利益,中日也有责任有义务携手为稳固世界秩序作出贡献。短期来看,中日关系会持续向好发展;但中长期来看,也不能排除中日关系既有的一些结构性矛盾会对两国关系发展产生一些负面影响。

  据日本英文媒体《日本时报》1月14日的报道,美国著名学者约瑟夫·奈近日表示,在中美“竞合”关系中,日本可以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

  值得注意的是,日本媒体近来在报道中日关系时越来越多的提到中日“第五份政治文件”的有关内容。日本共同社1月10日的报道中称,日本外务省当日宣布,此次战略对话日方将就制定规定两国关系的新重要文件“第五个政治文件”同中方展开磋商。

  目前,中日两国共签署了四份政治文件:1972年的《中日联合声明》、1978年的《中日和平友好条约》、1998年的《中日联合宣言》以及2008年的《中日关于全面推进战略互惠关系的联合声明》。

  蔡亮分析认为,第四份文件距今已经有12年,两国有必要在新时代、在世界正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关键时刻建构符合要求的中日关系,需要一个新的顶层设计。蔡亮表示,双方之间的战略定位如何表述,一些矛盾和问题如何管控,经贸合作尤其是自由贸易区、第三方市场合作如何展开,这些可能成为这份文件的主要内容。

‹‹  123  4    ››  显示全文
admin
办大案严惩犯罪反腐败 北京高院工作报告7大看点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