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非遗中国:苏州评弹

admin 小说网站 2020-02-08 131 0

  电视剧要真写好也确实不容易,真的要把它当艺术来做,过去有一段时间大家说写电视剧为了赚钱,到了九十年代,所以只要导演通过,只要制片人通过,我拿着钱就走,至于拍成什么样不管。后来为什么很长时间电视剧缺少经典作品、力作?就是作家在写作的时候没有把电视剧当艺术来写,而是当做短平快的赚钱方式,这样自然写不好。所以我也一直呼吁,电视剧剧本作家就是剧作家,电视剧剧本本身就是一门独立的艺术,电视剧剧本即便是没被拍成电视剧,也是可以发表当艺术作品来读的,只有这样的立足点和这样一个追求目标,才可以把电视剧写好,也才能出来好电视剧。

  北青艺评:好像在我们经典文学的谱系里,只有话剧剧本可以成为一个独立的艺术。

  莫言:现在慢慢地应该改变这个观念,应该让作家们,让剧作家不仅仅是在话剧领域里面取得重要地位,在电影编剧、电视剧编剧、歌剧编剧、音乐剧编剧,甚至是舞剧编剧方面,剧作家都应该有他重要的地位。一部话剧里面没有编剧,一切都不存在。一部电影呢?一部电视剧呢?一部歌剧呢?如果没有好的编剧,没有好的剧本,后来的一切都是不存在的。这次我参加《檀香刑》歌剧的改编,我也深深认识到,一部歌剧依然是要建立在一个好的剧本之上。有一些好的唱段怎么来的?首先是编剧编得好,然后这个唱段成为一个经典的唱段,不断地被很多人唱来唱去。

  戏剧流派没准也是风水轮流转

  北青艺评:在小说方面,您提到过福克纳对您影响很大。西方戏剧呢?我那天看您在看约恩·福瑟。

  莫言:我还没来得及看完,感觉他的剧作是一种高度诗化的作品,跟传统的话剧还是不一样。约恩·福瑟不是靠情节取胜,一个人老在那儿独白,它不会像莎士比亚成群结队的演员在舞台上走马灯一样转来转去,那么复杂的情节,那么多的人物,那么曲折的剧情,那么鲜明的人物群体,他的作品里就是一个女的、一个男的在台上神神叨叨地说来说去,这也是现代化的一种戏剧。

  如果让我去写,我还是不可以写这种东西,我觉得这些东西也是很偷懒的,当一个编剧不能像莎士比亚一样写剧本的时候,他没准可以写现代的东西。所以现代派的这个舞台,你让演员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干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有的时候编剧也未必真正能把他写的东西给一种确定的解释。没有确定的解释,这可能是它的张力特别大的原因。但是这些东西到底能不能留下来我很怀疑,戏剧的流派没准也是像服装一样的,流行趋势会轮流转,有一些取得经典地位的东西是不可撼动的,莎士比亚再过一百年必然还在演。

‹‹  123  4    ››  显示全文
admin
非遗中国:苏州评弹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